生生不息

作者: 時間:2019-08-09 點擊數:

生生不息

在XX鎮的某條街上,有一棟比較特別的房子,人們不肖進門,只需在離它六七米的地方,便可聽到鋪天蓋地的“咔呲咔呲”機器運轉的聲音。這是這個小鎮比較有名的一個書包加工廠。首先是因為它位于小鎮的中心,地理位置優越,交通便利。其次是它的規模較大,一整棟屋五層樓都是它的基地。

在大樓的二樓掛著一副大紅的橫幅,上面寫著:“高薪聘請XX工,月薪包過5000!”。橫幅之下便是紅漆木做的大門了。它終日緊閉,只在出貨時才會打開。要想進廠,便只能走那小小的偏門。從偏門進去就是那寬敞的一樓了——一半停著一輛較大的面包車,一半擺放著疊得整整齊齊的成品書包。工人們真正做工的地方在二三樓。你還站在一樓樓梯口的時候,那機器發出的響聲便震耳欲聾了,生人一聽到這,太陽穴那都會陣陣發痛,而那些熟悉的人早就不以為意了。越近一步,那響聲便越大。上了樓,入眼的便是那密密麻麻的機器。機器周圍全是做書包的零件,堆得半個成人高,而工人便在那堆零件中間,像只困在籠中的雀。做工的什么人都有:有正值壯年的青年婦女,也有年過五六十的老人和十二三歲的少年少女。他們統一地埋頭苦干,有時候做累了便找附近的說說話,那些正值壯年的單身漢也偶爾開些玩笑,吐出些污言穢語。

工人們無論男女老少都住在四樓。屋子里走廊上都被木板分成好幾個小房間。里面小得只裝得下一張床一張桌子外加幾個桶子臉盆。小房子并不封頂,可也特別沉悶,墻上只開了個十立方厘米的小窗子,用來通過連著電的排叉。冬天除了氣悶些倒也不冷,可夏天卻非常難受了,就算把風扇開到最大,也悶熱得難受。工人們想盡千方百計降溫,有的甚至把涼席全都潑濕直接躺在上面。雖暫時睡得著了,可第二天身上卻起了密密麻麻的疹子。

五樓便是老板住的地方了。一條走廊連接著兩套四室一廳的房子。一套是老板夫妻和剛滿十八歲的小兒子住的,一套是兩個女兒一家住的。雖在一個樓層,可這房子也是有差異的。老板那一邊的房子在這一帶應該是裝修得算好的了——墻壁都貼了一層厚而較奢華的墻紙,臥室地板上也都上了一層漂亮的木板,家具應有盡有。女兒那邊雖然都是新屋子,但卻是最簡單普通的白墻地板,且各自都是成家的人,這四室一廳分下來也就不大了。在老板夫妻眼中,只有兒子才算得上是自家人,他是將來要繼承家業成為這家書包廠老板的人,而嫁出去的女兒就是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的;又因著女婿們沒本事,他們對女兒一家也就愈發看不起了。女兒們一家和普通工人的區別也就是住宿條件好一點罷了。

老板一家看起來都比較斯文,唯獨大姐老華是個例外,身材高高壯壯絲毫不輸男子,五官雖說不上丑,但到底粗獷了些。她不到十六歲便嫁了出去,對方是一個比她矮了半個頭的瘦小男子。倆人站在一起,頗有點母雞保護雞仔的意味。而事實上也確實如此。男人家里窮得響叮當,據說在老家的那棟屋還是老華自己擔了將近一年的紅磚才建好的。兩人結婚不到四年便有了兩個女娃、一個男丁。家里的收入大部分是靠著老華那雙手?,F在她已經26歲了,依然高高大大,只是眉目間添了許多滄桑。三個孩子都上了小學,每年開學的那段時間就是老華最煩心的時候。夫婦兩每日從七點多一直做到凌晨一兩點。丈夫手笨,一天下來也才老華的一半。兩人拼死拼活一個月也就勉勉強強上個七千。老華是頂能干的人,盡管身邊無數個跟她一樣埋頭干到凌晨一兩點的人,但很少有人突破五千。他們不愁沒事干,廠子基本上每天都進新零件,要是有人偷個懶,休息了半天或早早就睡了,老板還要嚼點舌頭。

幫三孩子交了學費,再除去吃穿用,老華夫婦的工資基本上也沒剩多少了。孩子還小,小學的學費也不是貴得嚇人,可他們再大些,上初中上高中了呢?為這個,他們也不是沒吵過。一吵架,老華便面紅耳赤,尖聲地控訴丈夫的懦弱與無能,不留一絲面子。她悔恨自己怎么就嫁了這么個窩囊廢。最初的時候,丈夫只鐵青著臉一聲不吭地任憑老華罵個飽,次數多了,便也動起手來。兩人不相上下,在地上廝打在一處,從臥室打到走廊,驚天動地。老板以及工人們都趕來勸架,費了好大的力才把他們兩分開。兩人都掛了彩。老華鼻涕眼淚混在一處,哭著罵著就要去跳樓,老板半罵半勸才漸漸緩過來。

他們兩吵架的時候是令人感到恐怖的。但是不吵架的時候又是非常恩愛的,廠里的人老把他們比作新婚夫婦。從外觀上看,他們兩并不匹配。最初的時候,他們兩也并不被親朋好友看好,直到三孩子出生了,他們兩感情依舊,大家才漸漸覺得他們是真正的一對。老華對丈夫是極好的,幫他煮飯洗衣燒熱水,要是丈夫衣服鞋子破了點她必定給他置辦一套新的,她自己倒無所謂體面不體面。她其實還算得上年輕,可從不懂得修飾自己,衣服也是常穿的禁臟的灰色黑色,看上去竟比同齡人老了十歲,加之常年在機器上坐著,她的肚子竟像懷孕四五個月那么大。但并不見丈夫嫌棄她。廠里年輕的打扮入時的女性也不是沒有,但并不見丈夫對誰特別過。他的眼只有望著老華的時候才是暖的熱的。

生活雖然苦,所幸孩子們都懂事。一放學從不在路上逗留玩耍,回了家第一件事就是幫爸爸媽媽做工。剪線、翻袋子、疊書包……只要是他們這個年級力所能及的事都會爭著做,而且做得又快又好。廠里的工人都用歆羨的眼光看著老華夫婦,心想要是自個兒也有那么懂事的兒女就好了。老華雖然也會為他們的懂事感動,可心里總覺得憂心,孩子們成績雖算不上差,可也說不上好,老在中游這么漂浮著。每次當工人們開玩笑跟她說這幾個孩子長大了必定是個做書包的好料,她心里就不是滋味??伤譄o法辯駁什么。廠里也有幾個知識分子,都是大學畢了業的,可結果呢?還不是跟尋常百姓一樣在這里做書包,而且身體嬌弱吃不了苦,做事也馬馬虎虎,白白浪費了那么多讀書錢!看看那些笨手笨腳的大學生,再看看孩子們乖巧的臉龐,麻利的動作,老華的眉頭緊緊地擰成了一個“川”字。

幾年以后,機器聲依然“咔呲咔呲”地響個不停,小鎮依然是那個小鎮,只多了好幾家書包廠,上演著百家故事……

Copyright 2006-2008 www.evolnetmedi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平頂山工業職業技術學院|圖書館

牛牛真钱平台